您的位置: 首页 » 娱乐榜单 » bf88必发官方网站临沂:村官被控“七宗罪”“带病提拔”遭质疑

bf88必发官方网站临沂:村官被控“七宗罪”“带病提拔”遭质疑

|2017年6月16日

临沂市兰陵县南桥镇赵庄村原党支部因严重违纪被撤职后又获得提拔,在当地引起了强烈反响,村民列出其“七宗罪”并实名举报。被举报人认为村民是;镇党委表示,如果村民不满意,可向上级纪委举报。5月7日到23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赵宗义是兰陵县南桥镇城南工作区赵庄村原党支部,2016年9月30日,因严重违纪被撤销了职务,但随后又被任命为管理该村的城南工作区副主任。因这一“违纪”的处理结果,引发了该村一批村民的强烈不满,并实名和举报。

5月7日,记者见到了多位实名举报的赵庄村(影合村)村民。村民们发给了记者大量举报材料,并附有村民按着的签字。

村民们认为,赵宗义在担任村期间,涉嫌水利防洪工程、恶意侵占村民和集体财产、收取土地确权费、职权支配低保名额以及村会计寻衅滋事骂大街等“七宗罪”。

村民们甚至认为,赵宗义之所以严重违纪撤职后又获得提拔,可能是其隐藏太深,了上级领导,使镇里领导误以为他是个好同志。也有人认为,其和上级领导有利益输送。

“他们家轮流着当支书,恨不得把村里的所有财产挖地三尺,老百姓,连低保都不放过。道理很简单,严重违纪被撤职,但紧接着又被提拔为管着俺村的工作区副主任,‘带病提拔’,更大了。他后肯定会我们!”采访中,实名举报的村民赵宗林等人担心。

5月16日,记者和被举报人赵宗义取得了联系,他表示,不存在防汛河堤的问题,他没卖过一车土,纪委已经调查认可,“就拉了几车土用来填平了村里的池塘,建了公益敬老院。池塘是我家的,我填平自己的池塘还有什么问题?我是办好事,国家鼓励民办敬老院,给了不到20万元的补贴,不存在骗补的问题。他们说我卖土了,我卖给谁了?挖土河堰那条,原来只有一米半宽,现在我给修成了五米宽的。”

卫星地图显示,赵庄村南侧约500米处,沙沟河东岸,被挖掘的河堰长约200米,平均宽约30米,总面积近6000平方米。

关于“盗取”村民新农合的问题,赵宗义说,“南桥镇界坊村有两个刘同吉,我家属往电脑里输身份证号的时候,输错了,把活着的刘同吉的身份证号码输进了死去的刘同吉身上了,以为是那个刘同吉(死去的)消费的,扣错了,不存在盗取他新农合的问题。这是我错了,我也给他道歉了,把那120块钱也还给他了,他不要,后来我给他买了一箱子酒。另几个被刷掉了新农合的村民,不在我的管辖范围,我不知道。”

低保名额分配问题,赵宗义说,村里此前共了19户40名低保名额,不存在徇私舞弊;患有糖尿病的李思玉之所以被取消低保,因为她已享受到了困难补助,困难补助和低保两项不能都给她;低保名额分配是村会议集体通过的,不存在。

于40名低保人员仅剩赵德龙一人的问题,赵宗义说,因投票遴选低保名额时,将其中一个给了他患有肺结核并断了腿的伯父,村民由此,所以其余的全部取消。

关于村会计也领取了贫困款的问题,赵宗义说,“2014年镇里有个大棚项目,各村都建不好,为防止被挥霍,镇里也是好意,就想了个办法,把这笔34万扶贫钱投资给企业,投入仁安医疗器械了,然后(分红)直接打到党委账户,党委通过开会研究,再给往下分配,直接打到贫困户账户上,没有打到赵宗管(会计)账户上。我还给拿了1200,我又不是没有钱,我不会花老百姓钱。”

土地确权费的问题,赵宗义说,“农村婚丧嫁娶人口变动,需要对土地进行调整均衡,所以才收取的土地确权费,也是全体共同决定的,我起到的领导作用。钱被用来修了村里的,农村也不知道什么招投标程序,我就错在这里,所以才撤了我的职。”

“赵洪祥的土地问题,当年农村种地又累又不赚钱,大量抛荒,给谁谁不要,收回他的土地是在那种情况下发生的,并非跟他过不去。我父亲以前当了多年的村,你也知道,当年农村的工作方式简单,肯定得罪了人,积怨。”赵宗义还表示,骂大街是赵宗林先开始的,不是他们,他是去阻拦的。

采访中赵宗义还表示,给领导行贿的事,他没说过,说这话的是他家收养的未成年的亲戚的孩子,孩子的话不可当真。村民对他的所有举报都是。他担任了两年的村支部,问心无愧,只想为村民办点实事好事。

“计划生育社会抚养费都是镇里收的,除吕春华一个还没有开出票据之外,其余都有正规,财政所有老底。他们(村民)去要看的时候,镇里没敢给他们看;我去要,镇里能给。另几家的我都可以拍照发给你看。”赵宗义说。

20日,他给记者发来了一张赵洪祥的儿子赵华和儿媳赵倩倩的于2015年缴纳2.8万元社会抚养费的收款票据,他同时还表示,因赵宗信和李非州不在家,所以他拿不到票据。

5月8日,在兰陵县南桥镇,党委陈向营接受采访表示,村干部犯错无非三样,一是经济,二是土地,三是计划生育。镇纪委已经给赵宗义做出了撤销职务的处分,但是村民认为处分太轻,他也和新任的镇纪委进行过商讨,新纪委认为,此前的处分决定是前任纪委王喆作出的,现任不便翻旧账。

对于有群众向记者反映,赵宗义被撤职几个月后,又在江苏境内的道口村宴请过镇主要领导并送了十万元、炫耀村民伤不了他“毫毛”的问题,陈向营表示,他在2017年春节前后,确实和赵宗义一起吃过饭。

“当时是周末,我因为加班下村检查工作,来不及回镇里吃饭,就和赵宗义一起在道口村吃了一次饭,工作区出的钱,我自带的酒。一起吃饭的还有镇里的包片干部赵凤香和工作区总支潘信功以及几个村。之所以把他们叫到一起,是为了在吃饭期间一并安排工作,节约时间。至于十万元贿赂的问题,压根就没有,可能是举报人猜测,也可能是赵宗义喝了酒显摆。赵宗义不止说过十万,还说过四五十万呢。”陈向营表示。

他还告诉记者,如果村民们不认同上一任镇纪委做出的决定,认为镇干部有人接受了赵宗义的贿赂,姑息养奸,可以向上一级纪委举报和,如果镇党委和纪委存在问题,村民可以一并举报,镇党委和纪委将认真接受上级纪委的调查,也绝不护短。

对于赵宗义违纪撤职后又获提拔“”的问题,南桥镇党委委员、包片干部赵凤香表示,赵宗义现在确实是工作区的副主任,参加镇里的工作例会,但不是公务员。该村的大喇叭因是赵宗义个人购置,新班子接管后没来得及交接,暂时让赵宗义的父亲代管的。

在南桥镇卫生院,院长杜艳华告诉记者,管理全镇各卫生室“新农合”账目的人员下班回家了,即便没下班,账目繁多,一时半会也难以查清。

对于赵宗义“盗取”新农合资金的问题,杜艳华表示:“村民之前也向我们进行过举报,我们也进行了核实,他们村有两个叫刘同吉的人,其中一个刚去世一年,新农合账目还没有取消,所以赵宗义错将死去的刘同吉用的钱算到了健在的刘同吉的账上,是误会。”

5月9日,南桥镇中心卫生院给记者发来《情况说明》表示,不存在刘续侠、姚廷玉、刘兆东、马艳红2014~2016年度的医疗基金消费行为;刘同吉三次在影合卫生室发生过报销费用合计74.5元。调查后已给予卫生室口头责令改正并要求卫生室人员向刘同吉赔礼道歉并退回费用。县人社局居民医保办、县卫计局、镇党委高度重视,重新进行了核实,未发现其他套取行为,已对影合卫生室进行了全县通报并追回违规报销基金。

在采访中,当着镇党委委员赵凤香的面,南桥镇民政负责人程瑜在电线月份,兰陵县统一对享受低保的困难户进行了一次审核,县里要求各镇在的时间内,对不符合低保条件的全部取消,否则将追究责任,赵庄村此前申报的19户40人低保名单被取消了18户,仅剩下赵德龙一人。

对于程瑜的答复,记者很难理解,最初赵庄村申报的共有19户40名低保人员,结果仅剩下了一人。那么,此前各级官员的入户调查和抽查是怎么做的?推选、评议和张榜公示的程序怎么落实的?若无问题,为何取消?若有问题,已被冒领的低保金去向?若不被举报,问题又将怎样?

对于是否存在赵宗义防洪河堰挖地卖土的问题,南桥镇水利服务中心负责人许瑞表示,被的沙沟河确是防汛河道,至于此前发生的洪涝灾害、被挖掘部分的程度以及是否形成隐患等问题,许瑞让记者和兰陵县河道管理所联系。记者多次拨打该所负责人尾号8333的号码并发去了采访短信,很遗憾,这位负责人既没接听也没回复。

者在2015年第23期《基层建设》上发现,由兰陵县水利局参与撰写的《兰陵县中小河流现状存在的问题及治理》一文显示:历史上,该县曾发生过洪涝灾害,九十年代开挖治理后,基本上达到五年一遇排涝,二十年一遇防洪的标准。目前,该县中小河流存在“防洪设施少、标准低,甚至很多处于不设防状态,遇到一般洪水就可能造成较大洪涝灾害……加之不合理的采掘……行洪能力逐步降低,对所在地区城乡的防洪安全构成了严重。”

该文还显示:“近几年,有人为违法设障的行为,围堤种地、私自开荒种地、修筑鱼池、砂堆等现象发生,大大降低了行洪能力……一是流域植被差,河堤马道随意种植;二是河道现岸随意造林,挤占河床,阻水严重;三是河堤建筑有待于进一步规范,乱建乱搭码头现象仍比较严重,造成河道出现险工险段。”

记者所乘车辆勉强通过了一条狭窄的乡间生产小道,因车窗未关,险被边长满长刺的灌木刺伤。记者困惑,防洪河堰并非私人领地,为何被人种植了密不透风的长刺灌木?村民们说,河堰早被赵宗义家族“”,轮番种植杨树砍伐,集体财产,这些灌木就是他们为占地盘种植的。

“他说就拉了几车土填了池塘,没卖一车土。长200米、宽30米、深4米,是24000立方的土?你说能拉多少车?贱卖,10块钱一方,也能卖24万。再说了,村里的池塘怎么就变成他们家的了?他有土地使用权证吗?有规划建设许可证吗?我和我哥哥就从他手里买了1万元的土。他撒谎!”举报人赵宗勤说。

对于南桥镇卫生院院长杜艳华答复赵宗义没有盗取村民刘同吉等人新农合医疗费的观点,赵宗林说:“界坊村是有两个刘同吉,但是老刘同吉早在2008年73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年龄也大10岁,不是刚刚去世一年没来得及销户。赵宗义能给死了七八年的人看病,还能收的钱?这些谎言简直是笑话!”

计划生育票据的问题,村民吕春华表示:“老百姓交的超生费票据,为什么我们去要镇里不给,他去要就给?钱都弄哪去了?他拿不出赵宗信和李非州的票据,实际他收了钱压根就没往,上级财政怎么可能给他开。”

村民们认为,赵宗义的话还自相矛盾。他打着均衡调整土地的,向村民收取“土地确权费”,村民,并非自愿捐献。国家的土地政策是“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而他在收取了土地确权费之后,并没有让村民土地均衡。村民赵洪祥一家4口多年没有口粮地,这次均衡调整,按理说应该分给人家,但是没有。退一步说,就算收取合理,支配明细也应公示。

“低保问题,何止他伯父一个不合格,我们几个老就没看到过公示。如果没有猫腻,上级为什么给取消了只剩一个?另外那34万扶贫款的利息都打给谁了?为什么不公示?会计不是困难户,为什么也给了他一份?如果是我挑衅骂大街,为什么会赵宗管?无风不起浪,他们家十五六岁的孩子会编瞎话说花了几十万元行贿?他说河堰挖土的那条被他修成了5米宽,睁着眼睛说瞎话!勉强能过去一辆轿车,他敢现场丈量吗?”举报人赵宗林连珠炮地质疑。

避开举报人,记者又随意向几位采摘蒜薹的村民了解情况,村民表示,赵宗义涉嫌侵吞村民和集体财产数额巨大,性质恶劣,镇里在撤销了他职务后又将其“带病提拔”,难以服众,也是笑话,容易让人误以为是对他违纪违法的鼓励和认可,但愿他和工作区以及镇里领导是正常的工作关系,没有利益输送,也希望这样的离奇故事不会成为当地的历史典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