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88必发官网下载 » 88必发在线客户端­ 而当苏芒登上飞机的那一刻

88必发在线客户端­ 而当苏芒登上飞机的那一刻

|2017年8月10日

­ 最近超级火的电视剧《漂洋过海来看你》由朱亚文和王丽坤主演。讲述了一个因丈夫不能生育而选择却遭丈夫猜忌最后离婚的女主和向交往5年的女友求婚却因自己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并被分手的男主相遇并相爱的故事。目前这部电视剧大结局第26集已经完毕了。很多观众朋友们非常奇怪,为什么原本44集的电视剧会被一下子删减至26集呢?将近一半的剧情被减掉了,其中原因究竟是什么?那么小说完整版哪里可以在线阅读?结局是怎么描述的?下面小编就为大家一一介绍。

­ 这部正在浙江卫视热播的电视剧,44集的剧情被删减到了26集,导演陈铭章和主演王丽坤朱亚文微博双双叫屈。

­ 首先是朱亚文“致谢”剪辑老师,然而这致谢意味如何,大家自己体会。之后对观众致歉,抱歉没有展现一个完整的故事给观众,而且自己已经尽力了,实力派演员说出这种无力的话让人多么心疼。而导演陈铭章更是直言不讳,44集删减成了27集,连自己的孩子都认不出了,而王丽坤更是立马安慰导演,我们会一直陪着你。

­ 而且会产生一种,演员跳戏跳得莫名其妙,甚至有些剧情简直太离奇,甚至影响收视率。如今电视剧在播在先,电视剧的结果观众都知道了,对于一部已经知道结果的电视剧,又有多少人能够真的沉下心再去认真看一遍呢?而陈铭章更是直接问网友:知道结局的网友们,你们会继续看未删减版吗?

­ 苏芒娴熟地从包里掏出钥匙,将门拧开。那一阵清晰的开门声,伴随着客厅内所有的灯光突然被打开,明亮的照地苏芒蹙了下眉。

­ 陈嘉明拿着酒瓶,斜倚在沙发上,醉意十足。苏芒扫了一眼凌乱的客厅,快步走到他面前,试图从这个男人手中夺回酒瓶。哪知苏芒的这一举动,却被陈嘉明毫无预兆的一把推开,一开口就是难闻的酒气:“等你半天了,去哪儿了?”

­ 陈嘉明醉眼迷离,顺势向沙发靠背仰去,冷笑:“是吗?我回来,你是不是特别失望?”

­ 苏芒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目不转睛得盯着他敞开的胸襟前,那一抹若隐若现的印子,瞬间变了脸色:“陈嘉明,你能解释一下衣服上的口红印吗?”

­ 陈嘉明听苏芒这么问,非但没慌,反而一下子站了起来,就在苏芒的面前大笑:“你苏芒那么聪明,还需要我解释吗?还有,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你能背着我去买别的男人的种,我找个女人算什么!苏芒,我告诉你,我是不能生,但我还是个男人,给我戴绿帽子还在这儿理直气壮我?”

­ 苏芒一愣,眼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喝多了吧!?我累了,我先睡了……”

­ 她刚一转身,却被陈嘉明一把扯住,手腕上的痛感让她不得不使劲儿地挣扎:“陈嘉明你别在家撒酒疯,我都说了我累了!”

­ “苏芒,你别再给我装了,你真让我恶心!你这种强势的女人我早受够了,我还告诉你,我早就烦你了,你不择手段弄个孩子来骗我,不就是惦记我们家家业吗?你给我听清楚了,门儿都没有!我不会让你的,你赶紧滚蛋!”陈嘉明死死地捏着苏芒的手腕,仿佛要将她捏碎一样。

­ 说完,陈嘉明便用力一推,甩开了苏芒。而苏芒也被他推倒在地,额头撞到了扶梯上……

­ 一股温热的液体瞬间从额头蔓延开来,是血。可苏芒并不觉得有多疼,反而是陈嘉明看都不肯看她一眼,转身摔门而去的背影,让她觉得仿佛心被掏空了一般的疼,甚至难以呼吸……

­ 突然间想起的电话铃声打破了这片死寂,苏芒恍然间。是嘉明么?只是当她捂着额头跑过去接电话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医生Krief,真。“喂……”苏芒声音发颤,更多的是无力。

­ 次日,苏芒一脸紧张地坐在医生办公室内,等待着检查结果。而此时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苏芒备受,是的,她迫切地需要知道这次手术的结果。

­ 终于,Krief拿着体检报告推门而入,苏芒站起来,走过去问道:“医生,怎么样?”

­ Krief将报告递给苏芒,又说:“受孕成功不是你一直很期待的结果吗?祝贺你!”

­ 推开门的一瞬间,苏芒觉得真是跟自己开了个大大的玩笑,这段婚姻已经被陈嘉明捣腾得不剩下什么了,可能在这场爱情的尽头,他留给自己的,也只有那一纸明晃晃的离婚协议书罢了。

­ 夜已深,伦敦的喧嚣却似乎和苏芒离得很远,这空荡的房间,将她完全包裹在了另一个世界……苏芒窝在沙发上,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地上到处都是一团团的纸巾,装点着一无所剩的自己。

­ 电话响了好一阵子,苏芒才深吸一口气,将电话接了起来:“喂……苏畅?”沉寂片刻,她的声音却忽然升了一个调子,对着电话那边吼道:“就你那脑子炒什么股?你怎么不把自己炒了!苏畅你要还走旁门左道,就别认我这个姐!还有,以后别再在我面前提陈嘉明,他死了!”

­ 公司的论坛上,不知是谁发了一篇《决爱书》,让她不禁多看了几眼:决爱书:花开一季,人活一世。多少流转的变,或是曾经的泪,一点,一滴;一爱,一殇。

­ 看尽悲欢,阅尽离合。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一岁,一月;一枯,一荣。

­ 苏芒不禁又看了好几遍,终于伸出手,在帖子的下方敲击着几个字:同是天涯人。

­ 几日后,她头上的伤还未愈,就跑去MG旅游集团的英国分公司、女兼好朋友蔡玲的办公室。蔡玲递过一杯咖啡,伸手在苏芒面前晃了晃:“怎么了亲爱的?额头受伤了?”

­ 苏芒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将陈嘉明跟自己提出离婚和自己打算回国的事说了出来。

­ 蔡玲一愣,道:“这个混蛋,你去工受孕,不还是他妈撺掇着你的吗?要不是为了他,你受这份罪干吗?”

­ “别说他了,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了。婚姻失败不是谁单方面的责任,是我太自负,把事情想简单了,毕竟不能生育对他来说打击真的很大。从此我们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所以……我想离开英国,重新开始,现在只有你支持我了。”苏芒的话有些心酸。

­ 蔡玲深知她脾气,劝解了一番之后,还是叹气道:“你真决定带着肚子里的种子回国?”

­ 苏芒的笑意渐淡:“玲姐,他是一个生命,我没有决定他的未来。我只知道他的未来必须有我这么个母亲。”

­ 蔡玲看着苏芒,好像第一次从她眼中看到这样的和坚定。片刻后,她深吸一口气:“既然你回国,前几日上海MG公司的事业部总监刚刚离职,我看一下,刚好你有这方面的专业和经验,安排你回去做吧。”

­ “还是你靠谱!”苏芒笑眯眯拍了拍蔡玲,可心中不知为什么,还是压抑得很。

­ 上海的夜,丝毫不逊色于伦敦。各职业的人,穿梭在霓虹耀眼的大厦楼宇之间,装点着上海的夜晚,独有的繁忙与活跃。

­ 露天酒吧内,郑楚与唐明坐在最靠外的一排,唐明一脸着急得盯着自己的好哥们说道:“你倒是说句话啊!怎么说分就分了?你不会是劈腿了吧?我告诉你……你要是对不起姗姗,我第一个站出来灭亲!你……你说不说?不说我问姗姗去!”

­ 郑楚愁眉不展,带着半分酒意不耐烦地说:“你一外科医生,还治劈腿不成?你也是的,一听我分手,撒丫子就跑过来,怕我想不开啊?”

­ 郑楚一摆手:“你就别添乱了……哎,我这个旅游体验师,职场失意,情场失败,人生重来算了!”

­ “行了,别感慨了,就算结局不尽人意,好歹爱过一场,我这一直还没着落呢!”唐明自嘲般地说。

­ “你倒是有这种可能,都把种子播在英国了,说不定哪天真冒出个孩子。”唐明不甘示弱地还嘴。

­ 郑楚立刻使劲儿地给了他一拳:“喂,有点职业操守行不行?这事儿别到处瞎说啊,当初还不是被你逼的。”

­ 沉默片刻,望着唐明得意的笑,郑楚再次开口:“我们俩不合适,她心高气傲,我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跟不上她的节奏……算了,分开也好,我不想耽误她。对了,你这次回来,打算待多久?”

­ 唐明举起酒杯:“不走了,国内的工作已经定下来了。本来打算给你当伴郎的,现在看来,我得努力让自己当新郎咯!”

­ 唐明又问:“果果吵着要和你去海南,一副私奔样。你真不打算带她去啊?”

­ “你饶了我吧,还嫌我事不够多吗?我提前订了今晚的机票,走吧,送我去机场!”郑楚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

­ 赶着午夜的飞机,就是为了躲自己的妹妹,唐明无奈地摇了摇头。送走了郑楚,他也累了,可刚一回头,就见远处那一抹熟悉的身影,映入了自己的眼中……往事在脑海中迅速翻腾,曾经他以为可以淡然的一切,当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才发现还是会有些悸动……是陈姗姗。

­ 伦敦机场的安检口,苏芒一身休闲装,略显慵懒,却又不失清新。蔡玲拥抱着苏芒,淡淡地嘱咐着:“国内的工作已经安排好了,你先去三亚玩几天,等公司的任职通知下来,你再赶过去就来得及。”

­ 蔡玲眼里流露着不舍,喃喃道:“你可真够狠心,把我一个人扔在这……行了,你回国之后,好好照顾自己,别让我干儿子受委屈!”

­ 蔡玲又叮咛嘱咐了许多,直到苏芒不得不登机,两人才再次拥抱,依依不舍地告别。

­ 而当苏芒登上飞机的那一刻,她知道,自己的一切,除了肚子里这个小生命,都要重新开始了。阔别祖国许久,终于回来了……

­ 次日,三亚机场的出口,郑楚带着墨镜,从机场刚一走出来,就听到了手机铃响。郑楚接起电话,是唐明:“喂?我刚到三亚,嗯,出机场了……什么?果果来了?你……她来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啊!”

­ 说话间,却只瞧着一辆跑车停在了郑楚面前,同样带着墨镜打扮精致的唐果果,一脸俏皮地探出头来望着郑楚。

­ 郑楚错愕地看着面前的唐果果,看着周围不少人凑过来的目光,指指点点,似乎认出了这个当红歌手。电话那边是唐明的询问声,郑楚只得挂了电话:“你等着……回去找你算账!”

­ 郑楚满是无奈地说:“姑奶奶!我是出来工作的,不是出来旅游的,你怎么又出来人?”

­ 果果下车,一边开车门,一边摘下墨镜,凑到郑楚面前笑眯眯地说:“我可是良好市民,要也只你!”

­ 郑楚见她这一副死跟到底的样子,认命地摇了摇头,将行李放在后备箱,关上车门抱怨道:“哪弄来这么骚包的车……”

­ 到了酒店,唐果果却仍是紧追着刚下车的郑楚,郑楚盯着她说:“你不是只管送么?怎么现在又赖上我了?”

­ “你个大明星整天跟着我,像什么样子……”无奈,唐果果一副死皮赖脸跟定他的样子,郑楚只能任由她欢快地跟在自己身后,扯着胳膊问长问短,东拉西扯。

­ 同样刚下飞机的苏芒,提着行礼来到预订好的这家酒店,正巧和扯着郑楚的唐果果,擦肩而过,办理完入住手续,拿着房卡来到房间。

­ 她走到阳台,看着外面的海景,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片刻之后,才脱下外套,扔掉高跟鞋,往床上重重地一躺。

­ 整整被唐果果纠缠了一个下午,吃过晚餐,郑楚将果果送到了1218房间,倚在门口笑:“好了,你自己吧,我要工作了。住我的隔壁可以,但是!不许影响我,不许半夜我!”说完也不看唐果果不满的神色,关上门,走到隔壁的1219间,拿着房卡开门走了进去。

­ 屋内一片漆黑……开灯的瞬间,床上穿着睡衣、刚刚入睡的苏芒被惊醒,她几乎是惊坐而起,下意识地抓起旁边的抱枕就冲着郑楚丢了过去,满脸惊慌地喊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 郑楚手忙脚乱地接住朝自己飞来的枕头,连忙说道:“别急别急……我不是!”

­ 此时的苏芒,已经迅速地将睡袍穿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一手拿起床头的台灯防身。郑楚莫名奇妙地看着“全副武装”的苏芒,说道:“1219,没错啊,这是我的房间,你怎么在我房间?”

­ “当然了!不信你问前台!”郑楚顺势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和苏芒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 苏芒死死地盯着他,生怕他耍什么花样,然后迅速地打给前台:“喂!前台吗!有个男闯进了我房间!你们快过来!”

­ 苏芒上前一步说道:“你俩一起的?也好,赶紧把你男朋友带走,要不我就报警了。”

­ 唐果果在一旁插嘴:“就是!这房间本就是我们家楚楚的,你这大小姐怎么感觉那么良好?”

­ 一转眼,两个女人针尖对麦芒,眼看就要吵起来了,郑楚只能连忙将唐果果推出房间说道:“果果你赶紧去看一眼前台来了没!求求你了大小姐,快去!”唐果果怕郑楚不高兴,也就乖乖去了。

­ 苏芒嗤笑一声,翻了个白眼:“谁知道你这房卡哪来的,兴许是什么惯犯。我告诉你,你这样的男人,我见多了!”

­ 郑楚见她软硬不吃,忍不住说道:“你这女人讲不讲道理!失恋了还是内分泌失调?到底是谁的房间,待会儿前台来了就知道了!”

­ 郑楚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对,略带内疚地说:“对不起啊,我刚才……乱说的,我叫郑楚,是一名旅游体验师,这次来也是为了工作。”

­ 郑楚说着,礼貌地伸手过去做握手言和状,苏芒撇了一眼,理都不理,反而问道:“你是体验师?”

­ 苏芒正要说话,唐果果却回来了:“楚楚,他们经理来了。我刚才问清楚了,是他们搞错了才闹出这样的事情。

­ 值班经理紧随其后,满是抱歉地说:“不好意思,苏女士,确实是我们工作的失误。因为系统原因,我们的工作人员多发了房卡,所以才……”

­ 值班经理看着两人的脸色,小心地说:“其实……还有一个房间,就是热水器坏了……”

­ 郑楚看了眼值班经理,又看了看苏芒,略一沉吟,接过值班经理递来的新房卡,叹了口气说:“这么晚了,让一个女人搬来搬去的没必要,我去住吧。”说完就要走了。

­ 郑楚拉着唐果果离开了,苏芒却一时睡不着了,在房间里瞎晃,突然发现玄关处有个黑色钱包,打开一看里面有身份证和银行卡若干,还有一张合影,是郑楚和一个陌生女子的。照片的背后写着:only love。呵……还是个情种。苏芒撇撇嘴,决定明天把钱包交给酒店服务员。

­ 第二天一早,苏芒就拿着钱包去了酒店前台,发现郑楚刚好也在,此刻正在前台交流着什么。

­ 郑楚回头见是苏芒,说道:“怎么?找我道歉?我没和你计较,女人嘛,总有那么几天……”

­ 不等说完,苏芒就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将钱包塞在他身上说:“少自作多情,钱包落我房间了。”

­ 郑楚接过钱包,惊喜得说道:“我正说这事呢!谢谢你啊,我还以为被偷了,找了一个晚上!”

­ 酒店餐厅内,苏芒拿了一大堆食物,找了个靠窗的坐下,边吃东西,边欣赏风景。刚巧郑楚也在端着餐盘环视餐厅,见苏芒一个人,便走到其桌边坐了下来。

­ 郑楚无所谓的一笑,又坐了下来,眯着眼看着苏芒逗她: “分享是美德,昨晚把房间让给你,今天你拾金不昧和我共进早餐,友谊就是这样建立的。”

­ 郑楚的钱包失而复得,看起来心情很好:“你说你长得也不错,干吗总板着脸啊,我们相识都是,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呢?”

­ 苏芒不语,郑楚却好兴致地和苏芒搭话,两人一冰一火,一冷一热,聊得……还算和谐?

­ 谈起郑楚工作的事,苏芒饶有兴趣地笑道:“不错啊,你这工作睡睡觉,吃吃饭就完事儿了,多轻松啊!”

­ 郑楚却说:“轻松?我一年365天一半时间睡在各地酒店的床上,自己家的床都没沾过几次。体验师不是来享受的,是为你们客人把关的。知道那种为了挑错而工作的痛苦吗?”

­ 苏芒娴熟地从包里掏出钥匙,将门拧开。那一阵清晰的开门声,伴随着客厅内所有的灯光突然被打开,明亮的照地苏芒蹙了下眉。

­ 陈嘉明拿着酒瓶,斜倚在沙发上,醉意十足。苏芒扫了一眼凌乱的客厅,快步走到他面前,试图从这个男人手中夺回酒瓶。哪知苏芒的这一举动,却被陈嘉明毫无预兆的一把推开,一开口就是难闻的酒气:“等你半天了,去哪儿了?”

­ 陈嘉明醉眼迷离,顺势向沙发靠背仰去,冷笑:“是吗?我回来,你是不是特别失望?”

­ 苏芒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目不转睛得盯着他敞开的胸襟前,那一抹若隐若现的印子,瞬间变了脸色:“陈嘉明,你能解释一下衣服上的口红印吗?”

­ 陈嘉明听苏芒这么问,非但没慌,反而一下子站了起来,就在苏芒的面前大笑:“你苏芒那么聪明,还需要我解释吗?还有,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你能背着我去买别的男人的种,我找个女人算什么!苏芒,我告诉你,我是不能生,但我还是个男人,给我戴绿帽子还在这儿理直气壮我?”

­ 苏芒一愣,眼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喝多了吧!?我累了,我先睡了……”

­ 她刚一转身,却被陈嘉明一把扯住,手腕上的痛感让她不得不使劲儿地挣扎:“陈嘉明你别在家撒酒疯,我都说了我累了!”

­ “苏芒,你别再给我装了,你真让我恶心!你这种强势的女人我早受够了,我还告诉你,我早就烦你了,你不择手段弄个孩子来骗我,不就是惦记我们家家业吗?你给我听清楚了,门儿都没有!我不会让你的,你赶紧滚蛋!”陈嘉明死死地捏着苏芒的手腕,仿佛要将她捏碎一样。

­ 说完,陈嘉明便用力一推,甩开了苏芒。而苏芒也被他推倒在地,额头撞到了扶梯上……

­ 一股温热的液体瞬间从额头蔓延开来,是血。可苏芒并不觉得有多疼,反而是陈嘉明看都不肯看她一眼,转身摔门而去的背影,让她觉得仿佛心被掏空了一般的疼,甚至难以呼吸……

­ 突然间想起的电话铃声打破了这片死寂,苏芒恍然间。是嘉明么?只是当她捂着额头跑过去接电话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医生Krief,真。“喂……”苏芒声音发颤,更多的是无力。

­ 次日,苏芒一脸紧张地坐在医生办公室内,等待着检查结果。而此时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苏芒备受,是的,她迫切地需要知道这次手术的结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