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88必发官网下载 » 许戈辉:那你现在回想起来你觉得你成长的年代

许戈辉:那你现在回想起来你觉得你成长的年代

|2017年8月2日

名牌加身明星环绕,看文艺女青年周旋名利场的正确姿势。《名人面对面》女王系列之时尚总裁苏芒。苏芒是时尚集团总裁、《时尚芭莎》总编辑,她掌管时尚集团旗下的十多本及其业务,录影这一天苏芒身穿来自意大利米

核心提要:名牌加身明星环绕,看文艺女青年周旋名利场的正确姿势。《名人面对面》女王系列之时尚总裁苏芒。苏芒是时尚集团总裁、《时尚芭莎》总编辑,她掌管时尚集团旗下的十多本及其业务,录影这一天苏芒身穿来自意大利米兰的小黑裙,绣着白色郁金香大花,显得格外夺目,自然也是价格不菲。苏芒常常出现在聚光灯下,据说在公开场合苏芒几乎没有穿过重复的衣服。

解说:名牌加身明星环绕,看文艺女青年周旋名利场的正确姿势。《名人面对面》女王系列之时尚总裁苏芒。苏芒是时尚集团总裁、《时尚芭莎》总编辑,她掌管时尚集团旗下的十多本及其业务,录影这一天苏芒身穿来自意大利米兰的小黑裙,绣着白色郁金香大花,显得格外夺目,自然也是价格不菲。苏芒常常出现在聚光灯下,据说在公开场合苏芒几乎没有穿过重复的衣服。

苏芒:没有啊,这就是我们的工作,我们的创造力啊,要不然我们怎么创造啊,我们的创造力,就每一期,我们现在是每一天在创造内容。

许戈辉:你为什么说是去创造内容?就是因为我记得在很多年前,时尚还不叫时尚的时候,是叫时髦是吧,然后人们用的动词叫赶,赶时髦,对吧,其实是追逐的意思,你为什么要强调这个创造?

苏芒:时尚它就是不断地再创造更新更美的东西啊,更新更美的设计,更新更美的,它时尚不是一种功能,它不是为功能服务的,它不是说为了让你保暖啊,或者是让你穿着舒适,这不是时尚,这是服装的功能,比如说是材料、面料,这是功能,时尚就是给人带来新的,美的,然后富有创造力的,富有这种好奇心的,说哇这个东西很美啊,哇这个东西好酷啊,这个东西好有个性啊,它必须是崭新的,那我们必须创造崭新的内容,如果不创造崭新的就不是别人赶时髦,追逐时尚了。

许戈辉:你这么一说让我想起莫言对文学的评价,他说没有文学人们可以活,但是有了文学人们会活得更好,所以我突然明白你想说,时尚不是每个人生活中的必须。

解说:时尚不是需求,是欲求,对于苏芒而言,时尚圈不仅仅是职场,也是一个由名利、美貌、智慧交织的战场,这样一位永远闪闪发光地出现在各个社交场合的资深时尚人士,我们很想知道在她还是少女的时候,眼中最初的美好是什么样子的?

许戈辉:那你现在回想起来你觉得你成长的年代,尤其是少女年代,最美好的记忆是什么?

苏芒:我压力挺大的,因为小的时候呢又要上学,父母希望你学习好,然后呢家长让我弹古筝,我又没有时间去好好地学习,那么每天都要弹很长很长时间的古筝,从小5岁开始就没有办法和别人玩,那么我也不记得有什么美好的记忆。

苏芒:我觉得是可能我妈妈对我要求挺严格的,老师对你的期望也挺高的,所以呢你就一直都在一种总是觉得你还不够好,而且呢我觉得那天我和李云迪也在聊天,我们俩就说学音乐至少给了我们很大的耐力,别的小孩子他总是要出去玩儿啊,或者我看一会儿课外书再看一会儿电视,这样的岁月我从来没有过,那我回到家里肯定是要先坐在那里弹古筝,弹满两个小时以后,不管你饿不饿,你得弹满两个小时以后,然后你才可以吃饭,吃完饭以后你要课,然后做完功课你已经都不行了,有的时候功课做不完,特别累特别困,然后就哭啊,后来就说妈妈说,你第二天早上再做吧,万一第二天早上没起来,然后起晚了没做成,然后就觉得心里特别地害怕去交功课,所以我觉得在一种很有压力的成长吧,我的少女时代。

解说:一位下属曾经撰文描述她眼中的苏芒,我所认识的人里头谁也不及她拼命,她只要第一、唯一、最好,这是她对我们所有人的要求,听起来好狠,但她对自己更狠,因为她从小除了自己的三餐没有任何一件事降格以求。

许戈辉:那如果你要是说比如搞音乐,当你需要走到更高的那个境界的时候,这个天赋特别重要的话,那你觉得一个女性她在职场上成为领导,领导力这个事到底是你骨子里的某种天性,还是后天一点一点地磨砺出来的?

苏芒:我觉得天性应该占百分之三四十吧,那是一种好胜心,就是我觉得所有能够去当领导都是有一股很强的好胜心,这个好胜心在小的时候,它可能不是在体现在当干部上,她可能是体现在,他希望在某一方面的特长,能够赢过别人,我觉得天赋也是有的,凡是能够当领导的人,肯定是有一股很强的好胜心的。

苏芒:就因为他好胜,他好强,所以这股竞争的不服输的一定要赢过去的,是支撑他的动力。我觉得第二一个呢还是他要有很强大的,你说野心也好,或者是说愿景也好,这个野心和愿景越好,他就不得不成为一个领导。

解说:苏芒掌舵的时尚集团旗下有十六本,尤其以2001年与国际时装《HarpersBAZAAR》合作创办的《时尚芭莎》为大家所熟知。

许戈辉:你现在回想就是当初自己还是一个新手入到这个行里,可能什么都得干,勤杂的什么,这个扫地啊、端水啊、收啊,对吧。那个时候你已经有这种野心的萌芽了吗?

苏芒:没有,真的没有,那个时候梦想是领导的,领导说我们要做全世界最好的,那是领导的野心,或者说是领导的梦想,那我们就想怎样才能做得更好,最好和世界最好我觉得中国当时的差距和世界的差距几乎是两个时代的差距,我们刚刚,那和这个国际时尚不要说接轨,甚至呢还是一些孤陋寡闻,还是应该打开眼界去学习这样一个状态,那么说我们只有靠什么?只有靠更快的速度才能追上别人。也就是说当别人需要用两年发展的事情,我们可能要两个月就去发展到,否则的话别人是一个百年的,那么我们刚刚创刊,我们何时才能超越别人呢,这样的话我觉得既然是一个共同的梦想,那就激发了我,或者说激发了我们很多创业团队的通史,都在夜以继日去学习、追看,甚至说竭尽全力地去创造更好的东西。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