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88必发娱乐手机版 » 【深度】邹市明、裘晓君都麻烦国内职业拳击究竟怎么了?

【深度】邹市明、裘晓君都麻烦国内职业拳击究竟怎么了?

|2017年6月19日

作为中国职业拳坛两大拳手,邹市明和裘晓君在短短一周内接连与经纪公司交恶,这对于国内拳击界来说不亚于一场地震,也让不得不重新审视拳手和经纪人之间复杂而混乱的利益关系。

6月初邹市明与原经纪公司盛力世家不合致使续约陷入僵局的事件浮上水面,余音未落,国内另一位知名职业拳手裘晓君便在三天后突然发表声明,宣布从所属经纪公司“拳威四海”辞职,并发表长文公开爆料与知名经纪人之间积怨已久的矛盾。

这个算不上主流运动的体育项目,平日里动静不大,这一次倒是“丑闻”不断。“闹掰出走”、“解约单飞”围绕职业拳手和推广人之间的分分合合,在国内职业拳击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的大背景下,诸如此类的场外闹剧近年来并不鲜见,推广人、经纪公司和拳手三方间的混乱权责关系也揭开了国内职业拳击市场伪职业化的一面。

6月9日,浙江杭州,知名职业拳手裘晓君在自己家乡召开了仅有几家当地出席的新闻发布会。虽然发布会的场面比起他参加过的大赛来说并不算隆重,但他却在会上抛出了一条重磅消息,自己从所属经纪公司拳威四海体育文化有限公司“辞职”。

“是辞职而不是解约”,裘晓君多次强调道,“老东家没有合理安排好训练和比赛,很多比赛都没有经过自己同意”,这是他提出辞职的最重要原因。两天之后,裘晓君更是在新浪微博上发表长文“怒怼”经纪人。在题为《刘老师 这是我想对你说的话》的一文中,裘晓君爆料,去年第一次挑战世界金腰带比赛的前一天,刚拿到出场费的他就被要走20万元。而在备战和比赛中,裘晓君认为正是错误的战术安排导致他功亏一篑,最终无缘金腰带。曾经如胶似漆的师徒自此算是撕破了脸皮。

对此,在微博中回应道,裘晓君提到的20万元是挑战WBA超雏量级世界冠军需要打点的“让费”,这笔钱需要在赛前结算,是由公司的其他人兑换美金后交给WBA的,自己没有染指一分钱,裘晓君知对此也是知晓的。而作为与之拳击事业最密切相关的人,自己的一切言语和行动的出发点都是在为裘晓君考虑。

所谓“让费”,在职业拳击中一种很常见的现象,一般是指A拳手有优先权进行金腰带比赛,但是B拳手想先打,所以B拳手就需要向A拳手支付“让费”。例如2012年6月,熊朝忠获得了WBC的108磅世界银腰带,为了让熊朝忠降级到105磅先打世界战,就通过WBC向当时的105磅银腰带拥有者奎洛支付了2.5万美元的“让费”。

对于旗下拳手单方面解约,拳威四海也连夜开会发表声明称,“6月10日凌晨1时,我公司从第三方得到未经的消息:我公司签约旗下的职业拳手裘晓君召开新闻发布会,单方面宣布辞职。对此,我方深感。我公司2016年6月与裘晓君签订了长达五年的不可撤销合同,担任裘晓君的一切体育与商业领域的独家代理人和经纪人。从签约之日起,我公司即竭尽全力为裘晓君安排训练及高水平赛事。截止目前,裘晓君尚未就辞职一事与本公司进行任何形式的直接联系。我们期待裘晓君尽快与公司进行诚恳、务实的沟通,消除分歧,继续向更高目标迈进。”

在此之前,裘晓君曾于2016年在拳威四海的组织下先后两次主场与南美拳手尼霍玛瑟米诺争夺WBA世界头衔,但均告失利,其世界排名也由此前的第2下滑到了第9。两场失利过后,裘晓君开始逐渐淡出视野,也为他随后的“辞职”埋下了伏笔。今年5月,拳威四海原本为裘晓君在西安安排了一场调整赛,但最终因为手部伤势,裘晓君没有出战。

论名气尽管不如师兄熊朝忠和奥运冠军邹市明,但现年27岁正处在当打之年的裘晓君依然是中国职业拳坛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他曾是中国唯一拥有四大组织洲际金腰带的拳手,排名一度高居世界第一,被很多拳击圈内人士视为中国职业拳击的未来与希望。曾两度向世界拳王金腰带发起冲击的他还是中国历史上继林明佳、熊朝忠、邹市明、杨连慧之后,第五位挑战世界金腰带的拳手。

作为中国职业拳坛的两大拳手,邹市明和裘晓君在短短一周内接连与经纪公司交恶,这对于国内拳击界来说不亚于一场地震,也让不得不重新审视拳手和经纪人之间复杂而混乱的利益关系。

拳坛知名推广人,Top Rank总裁鲍勃阿鲁姆此前声称,邹市明与中方经纪公司盛力世家交恶后,曾试图希望能解除合约关系并与Top Rank单独联系。但阿鲁姆显然并不买账,他公开“站队”盛力世家,认为其并没有做错什么,因而不会绕过中方经纪公司直接与邹市明合作。相反,邹市明宣布自己的金腰带卫冕赛由自家公司以及阿里体育联合举办,试图将更多资源和利益聚集到自己下属公司的做法还引起了阿鲁姆的不满。

老谋深算的阿鲁姆毕竟是“过来人”,要知道包括前世界拳王霍亚和梅威瑟等顶尖拳手都曾因利益矛盾与这位金牌推广人分道扬镳,或许在他看来,如今试图单飞的邹市明就如同当年的霍亚和梅威瑟一样意味着。

自20世纪末至初,“票房之王”霍亚和梅威瑟都曾是阿鲁姆手下的签约拳手。当转战职业拳坛的霍亚成为泛轻量级的“金童”之后,他为了表达谢意甚至把自己刚刚在亚特兰大奥运会上摘得的金牌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阿鲁姆。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名声越来越响,头脑精明的霍亚开始自己成立公司运营赛事,彻底摆脱了阿鲁姆的“”,始料未及的金牌推广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颗摇钱树单飞而去。

而接下来梅威瑟的出走更是让阿鲁姆至今感到痛恨不已。早年在阿鲁姆的辅佐下,梅威瑟入行仅仅两年就成为WBC次轻量级金腰带的获得者,还被评为1998年度《拳台》的最佳拳手,要知道在过去86年的诸多获者中,年仅21岁的梅威瑟超过了阿里和帕特森等天才,成为除泰森和罗宾逊之外最年轻的获者。绰号“”的梅威瑟绝非浪得虚名,他对的如同他的拳击天赋一样令人惊叹。在同阿鲁姆的合同到期之后,面对阿鲁姆开出的6场1250万美元的续约合同,梅威瑟地斥之为“奴隶契约”并续约,师徒二人的关系自此急转直下,直到今天两人的关系依旧水火不容。

但不得不承认,梅威瑟的出走的确为他后来建立的帝国奠定了基础,对阵格雷罗3200万美元,对阵阿尔瓦雷兹4100万美元,对阵麦达纳3200万美元,对阵帕奎奥的1.8亿美元梅威瑟一次次刷新着出场费纪录,用实际行动证明当初阿鲁姆开出六场1250万美元的续约合同的确如同“奴隶契约”。

无独有偶,当年泰森在广告大亨凯顿的助推下达到事业巅峰后,两人的关系也开始因利益分配等问题出现隔阂。1988年,泰森击败斯平克斯收获创纪录的2000万美元金,在返程的飞机上,泰森的妻子便向凯顿发难,要求立刻查账。随后在大鳄唐金等人的离间之下,泰森与凯顿以及教练鲁尼等人的矛盾彻底爆发,凯顿也不得不将经纪人常规的30%提成降至15%,但这依旧没能让泰森回头。故事的结局众所周知,众叛亲离的泰森爆冷输给道格拉斯兵败东京,两年多之后又因犯罪,他与新经纪人唐金的合作也没能善始善终,最终闹得对簿公堂两败俱伤。

即便是泰森的宿敌,被美国塑造为正人君子形象的霍利菲尔德,也不得不在利益面前选择“”自己的。得益于教练兼经纪人杜瓦以及推广人桑德斯的帮助,年轻的霍利菲尔德很快夺得了自己的第一块金腰带。而随着收入越来越高,霍利菲尔德开始寻求更高的发展平台,他地离开两位投奔教练斯图尔特以及经理人芬克尔,推广人甚至变成了曾经一度与之对簿公堂的唐金。

在拳击界中,拳手和经纪人们似乎同样着“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

职业拳击市场如此成熟的美国尚是如此,对于刚刚起步的中国市场来说则更为混乱。种种迹象表明,目前国内对于拳手的培养和所有权问题一直缺乏严谨的手段进行管控,推广人、经纪公司和拳手三方的权益职责一直含混不清,更没有像类似日本JBC(日本拳击委员会)这样的职业管理组织,因而诸如拳手与推广人闹掰进而另谋他的例子并不少见。

除了近期邹市明和裘晓君接连“出走”之外,今年年初刚刚在贺岁杯中加冕中国现役唯一女拳王的蔡菊也曾与经纪人交恶。2016年5月,蔡菊在获得IBF世界冠军挑战赛资格,原本都以为她的世界拳王赛能够顺利到来,却不想蔡菊突然在其个人微博上发布了两条“重磅”,称遭到了经纪人的和,并且公布了录音。据悉,这份录音中可以听到大量言语内容,其经纪人甚至还,“我刘老师别的本事没有,在中国绝对废掉你蔡菊信不信”。

值得一提的是,彼时对蔡菊爆粗的经纪人正是如今同裘晓君交恶的,蔡菊早期在他的运作下出战了包括WBC等职业组织的一系列赛事。据业内人士透露,两人的矛盾始于2016年5月,由于与昆明众威拳击关系破裂,转而将工作重心从众威拳击转移到拳威四海,同时也要求蔡菊与拳威四海签订新的合同。虽然当时的合同内容不得而知,但据透露,蔡菊出于对合同内容以及自己所处的被动地位不满,再和合作。于是便开始在公开场合蔡菊,甚至通过微信语音相。

录音被后,这一事件一度被炒炒得沸沸扬扬,两人的关系也随之破裂。在脱离了经纪人之后,蔡菊选择陈玉声训练,并在等待了大半年之后如愿战胜日本女拳王加冕世界拳王金腰带,最终得以为自己正名。

公开资料显示:,著名拳击推广人,1986年中国恢复拳击运动首批运动员,获得过7次全国冠军,一枚亚运全铜牌,1992年参加巴塞罗那奥运会后选择退役。2003年,回国在昆明成立众威拳击运动有限公司,由他培养的熊朝忠于2012年成为中国第一个职业拳击冠军,在拳击圈人们习惯把称为“中国唐金”。从2006到2016,更是连续十年获得WBC“年度中国推广人”项,在刚刚起步的中国职业拳坛称得上是教父级人物。

早期在接受采访时,曾透露过这样的细节,俱乐部一个月仅收180块钱,练一年的线块钱,尽管这样还是有些条件不好的拳手交不上。为了方便训练,他还给手下6个打职业拳赛的拳手租了一套房子,甚至把自己的母亲从老家接来给拳手们做饭。他表示,这些拳手打国内比赛可以拿到固定数额的钱,若是打国际级赚钱的比赛,他有时按国际抽33%,有时抽50%。用他的话来说,平时对拳手们投入太大了,国外的拳手都是自己付费到俱乐部训练,没有像他这样“倒贴”的。

彼时的市场化运作策略是照搬国外模式,即先签下一些职业选手,然后在国内寻找赞助商,再与国际拳击组织协商引进职业赛事,最后举办职业比赛。但这种运作模式早期并未给他带来丰厚回报。据他表示,每年供拳手出国训练和打比赛至少需要60万元,主要靠比赛金和国内赞助商来弥补,但目前的产出远不能与投入相抵,“如果我投入了10分,那么,所获得的回报只有5分多一点,目前仍处于砸钱阶段。”

在拳击界,人们习惯把拳手和经纪人的关系比作恋人,既相互依恋,也充满。从某种意义上说,经纪人扮演着拳手伯乐兼导师的角色,他帮助拳手找到合适的教练、陪练,为拳手安排合适的比赛,并通过包装全力辅佐其加冕拳王,并尽可能长时间保持冠军头衔,然而这段艰辛的过程往往需要持续几年甚至十几年。

加之很多拳手来自于社会底层,经纪人还不得不扮演导师的角色,引导年轻气盛的他们规避各种社会风险。不仅如此,由于拳手们在职业生涯初期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往往只能靠经纪人的接济和补贴维持训练和生活。纵观拳手的职业生涯,经纪人无论在拳台之上还是拳台之外,都需要全方位照料好自己的拳手。

2011年,当身边一起练拳的队友们都选择留在奥运体系进省队、考大学的时候,21岁的裘晓君被招致麾下。“这边的教练不仅懂职业,而且也打过很多职业比赛,经验比较丰富。这几年我感觉一直都在进步,不断有新的东西需要学习,自信心也培养出来了。”裘晓君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是提供的全新平台给了他新的生命。尽管裘晓君不像邹市明这样自带奥运和市场的拳手,更不能与泰森同日而语,但相同的一点是,没有经纪人的辅佐显然无法取得今天的成就。

当然,经纪人并非是白白付出,从利益的角度来看,这更像是一场赌博式的投资。不少“苦命”的经纪人倒贴培养了几个甚至十几个“希望之星”,却始终无法培养出一棵让自己赚钱的摇钱树。而更为现实的一面是,苦心培养的拳手一旦成名之后又会面临与原经纪人重新分配利益的需求,尤其是当一场比赛涉及到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美元的利益时,拳手试图解除合约希望单飞发展的想法便不再难理解。此时摆在所有成名拳手面前的问题是:续约意味着忠诚,反之则是;在利益和前途的下,拳手们往往会选择后者,因而曾经的“恋人”便会频频上演相爱相杀的戏码。

“职业拳击在国外搞了几十年,在经纪人和拳手的利益方面相对完善。现在国内还有很多人打着经纪人的招牌四处骗钱,所以还远没到规范的地步,所幸体育总局和中心支持走职业化,前景不错。”此前接受采访时坦言,希望把国内的职业联赛和排名赛尽快搞起来,要培养出一些真正的职业教练,提高从业人员职业化的素质。

如今,和声名鹊起的却因矛盾而漩涡,由于尚不知晓裘晓君与拳威四海之间的合同细节,他的单方面“辞职”能够奏效还是一个未知数;而邹市明的团队在被阿鲁姆“”之后,对待盛力世家的态度也趋于缓和。不过正像所说的那样,刚刚起步的中国职业拳击市场还远没到规范的地步,接二连三的闹剧似乎在一个被普遍被认可的“游戏规则”。

«        »